赚糖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0|回复: 0

有心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066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心
  

  有心

  ——小宝

  

  

    

    

  有些事情过去了,过去了就如同吹过的风,叫人再也寻不着一丝痕迹;也就叫人无从提起。直到多年以后,那些事情,才仿佛随着某支歌、某段欢声或者笑语,又如风一般从心里拂过。

    

  (一)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

  再回首,荆棘密布

    

  舟舟坐在电脑前,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敲打着。她脸上带着微笑,不由得让看到她的人都在猜测,她是否正在看着什么有趣的事物。舟舟知道这是在办公室,然而看到校友录上老同学的留言,仍旧让她忍俊不禁。然而刺耳的电话铃打断了她想要留言的欲望,她一把抓起电话,用一种“办公室”式的声音问道:

  “您好,这里是‘金屋网’,请问您找哪位?”

  电话那头好像一下子卡了壳,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仿佛不很确定的声音问道:“请问舟舟在吗?”

  舟舟愣了一下,无法判断自己是否记得这个声音,然而这个声音仿佛是“应当记得的”。

  “我就是。请问您哪位?”

  对方笑了,声音也由此变得轻松:“我是逸轩。”

  舟舟这是真的愣住了,头脑有片刻的停顿,“逸轩”这两个字仿佛在心里凿过。她好像听到对方还在说着什么,然而她已无法抓住只言片语。直到同事经过她身边,开玩笑似的扭了扭她的耳朵,她才惊觉自己的失态。

  “好的好的,”舟舟慌忙的答道。

  “什么好的?”电话那边逸轩也愣住了。

  “嗯?”舟舟也不明白自己在“好”些什么。

  “我说,”逸轩说,“你在听吗?”

  “对不起。”舟舟深吸了一口气,“我没想到你会打电话找我。”

  “我出差来成都,所以……”

  “是吗。”

  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

  这边,已经有同事在喊:“舟舟,等你开会哪。”

  “好的。”舟舟对着同事挤出一个笑脸。

  “你很忙吧,”逸轩说,“我等一下再给你打?”

  “我给你打吧。”舟舟觉得自己都要把嘴唇咬破了。

  “我的手机是——”

  “我知道,上次聚会的时候大家都留过电话。”

  “是啊,我等你电话,再见!”

  “再见!”

  原来再见竟是这样容易的事情。

    

  (二)

    

  我看见水中的花朵,强要留住一抹红

  奈何辗转在风尘,不再有往日颜色

    

  不知是谁说过,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工作只是谋生的工具。舟舟痛恨自己对这样的哲言领会得不够透彻,才会在选择工作的时候百分之百的顾及了自己的兴趣。或者所谓的兴趣,就是做一些旁人眼中无聊的事情。有时候舟舟会怀疑自己天性里的懒散,绝对不是父母的遗传。舟舟的父母具备大多数中国人(当然指的是某一个时代的中国人)共有的勤劳、谨慎、无私种种美德,然而舟舟,拖着70年代的尾巴出生的一代人,或者只会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吧。

  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了,主编还在那里说个没完。每天只要快到下班时间,他就组织开会。40岁的经济学博士,怎么就没一点时间和效率的概念。舟舟想不通,也不想去想通。他不关她的事。虽然办公室里流传着他离婚的种种版本,他对她的照顾也是大家看得到的事情,不过舟舟从来不去顾及某些人的眼光。她只是想要打哈欠,就是在主编面前不忍心表现出来。

  直到屁股都坐疼了,主编室里咽雾散尽,舟舟才得以从20楼里下到地面上。天已经黑了。冬日的天、冬日的风,都让人渴望温暖的家,铺着洁白桌布的餐桌,闪闪发光的餐具,色彩鲜艳的食物。不过舟舟知道自己恐怕享受不到这些。寒羽出差去了,南国的深圳一定还是温暖如春的天气;再说了,就算他在家,君子远庖厨,洗衣做饭的事情,寒羽是绝对不会动手的。在他的概念里,女人才是家务事的主语。

  还是上麦当劳去吧。舟舟对快餐食品非但不排斥,并且很是热爱。当然也顾不上什么高脂肪之类的顾忌。

  她拉高大衣的领子,走向最近的麦当劳餐厅。包里手机发出蜂鸣,舟舟只得不情愿的将手从大衣口袋里伸出来,到包里乱摸一阵;却不料那小玩意怎么也摸不着。铃声和震动都在继续,舟舟只得委屈了自己另外的一只手一起劳动。手机蓝色的屏幕上显示着“逸轩”的名字,舟舟这才想起她答应给他电话。可是手掌中这又叫又闹的小东西,却让她无所适从了。

  舟舟终于下定决心阻止了手机的疯响,电话那头的声音多少意味着温暖:

  “舟舟吗?”

  “对不起,”舟舟说,“我刚下班。”

  “我猜也是。”他的声音带着笑意,“我在天府广场,能不能一起吃饭?”

  舟舟只觉得自己在打哆嗦,不知道是因为风大,还是吃惊。

  “我不知道会不会——”

  “不要急着拒绝。”他轻笑,然而也有那么一些紧张。

  她听不出来,只觉得他的声音已将她整个萦绕,她无法思想,甚至忘了呼吸。

  “怎样?”

  怎样?舟舟脑子里一片混乱。一起吃饭会怎样?还是寒羽知道了会怎样?

  风那样大,几乎就要把她吹跑了。

    

  (三)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

  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麦当劳里暖气开得是那样足,洗手间的镜子里,舟舟看到自己绯红的脸。她几乎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现在包藏了太多的秘密。为白癜风病情怎么去更好的治疗什么罪恶让人愉快?她无暇细想。

  她所能想到的只是再见到逸轩的那一刻,那个因为在梦里千百遍温习因而太过熟悉的背影,几乎让她迈不开脚步,几乎就要使她逃离。时光未曾倒流,昔日青春的少年,只是增添了成熟,而流连的眼光,几回梦里曾见?

  仿佛并没有说什么话,又仿佛已经说了很多还意犹未尽。逸轩让自己的眼光始终专注于对面的舟舟,他未曾这样大胆的看过她。舟舟并没有一副白领丽人的装束,舟舟已经习惯了一席长裙。白的毛衣,绿的裙子,在脱下灰色的大衣之后,不由得让人眼前明亮。做网络的(假如这个事业单位下属的网站也算是IT业的话)本来就崇尚自由与创造,舟舟这样的装束,在那个办公室里已经属于极为正统的一类了。可是在逸轩的眼中,舟舟仍旧是那个活泼俏丽、春风明媚的女生。他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他也在抑制自己的紧张。这是怎样的一次会面?又将向哪个方向发展?或者彼此都没有把握。

  “我记得你从前很爱吃的。”他开玩笑的说。

  “嗯?”舟舟有些脸红,声音也未免虚弱,“怎么会给你留下这种印象。”

  “但是今天怎么吃得这么少。”

  她不敢迎视他的眼光:“不要不给人面子嘛。”

  逸轩笑了,她的脾气,一度他以为自己很懂。

  他们又聊了很多别的,老同学的情况,各自走上工作岗位后的感想。她的紧张被少许的活泼取代,天性使然,她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逸轩有刹那间的满足,看着她巧笑倩兮,哪怕只是这样。

  她没有问他宝珞的情况,他也刻意的不去提起。他在猜测或者她已经有了男朋友?然而他也不去问。他注意到她的电话并不多。从今天晚上她接的几个电话判断,其中并没有特别亲密的人打来的。当然这也只是猜测。他暗笑自己仍旧是从前青涩的年少情怀,但是眼前的舟舟,此时他仍旧那么希望她是他的。

  有人说麦当劳一类快餐店的就餐环境治疗白癜风要避免进入误区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其目的就是使就餐的客人在短暂的就餐时间里医治白癜风的著名专家郑华国表示患者要保持良好的心态惬意的享受美食而时间一久了便会感到座椅不舒服而腰酸背痛赶快走人。不过显然舟舟和逸轩并没有这样的感受。他们已经从七点坐到了十点。从临窗的位置看出去,车灯就像流动的星河。都市的夜生活仿佛刚刚开始。自从毕业之后,舟舟就已经习惯了晚睡。即便如此,她也能够感觉到时间已经不早了。逸轩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但是她明白自己也是快活的,所以他没有提出离开,她也不愿就此离去。她爱听他慢条斯理说话的音调,那双看着她便如同看到珍宝的发光的眼睛。一切就像昨天。如果说现在是在犯罪——对寒羽而言的犯罪,既然已经开始,就让它继续吧。她已管不了那许多。

  当餐厅里响起服务生柔和甜美的声音,告知今天的服务已到此结束,如在梦中的两人才起身离开。逸轩很快地提出去喝喝茶。她没有拒绝。他们很快找到一间名叫“时光”的茶庄,事实上,舟舟对“时光”的环境相当熟悉。经常到这里独坐,已经是她的生活习惯;哪怕是在跟寒羽恋爱了以后。

  跟别的茶座没有什么不同,“时光”里的光线幽暗,每个卡座的小桌上,只有一截红蜡烛。似有若无的音乐。暧昧的气氛。每个角落都有人在窃窃私语。都是那么旁若无人。

  寒羽不会到这样的场合来,从前的逸轩也不会——当然那时候舟舟和逸轩都还是高中生。那时候只有每天的晚自习后,大排挡里的宵夜和啤酒,少年的故作成熟,或者为赋新词强说愁。

  舟舟现在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似乎不太真实。逸轩,在六年以后突然出现在面前,在这样昏暗的地方,与自己交织着往事的梦。

  舟舟要了加冰的白葡萄酒。她知道这里有这个。逸轩当然也会记得,从前的舟舟第一次喝的就是这个东西。那时未成年的少女故作的风情。

  “要不要点心?”他问。

  亮闪闪的眼睛,暗夜里温柔的望着她。

  舟舟的心跳漏掉了半拍。她知道他的有意。

  从前就是这样。加冰的白葡萄酒,喝不惯的口味,要一个漂亮的小点心,就着吃。

  “这里的点心做得不好。”舟舟说。

  “以前我们常去的学校旁边那间西饼店已经关掉了。”

  “是吗。”

  “我记得你爱吃那种黑森林蛋糕。”

  舟舟笑笑。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恨我。”逸轩说,他看到她握着郁金香杯的手微微的颤抖。

  “怎么这样说,”她垂着眼,“说得我那样小心眼。”

  她抬起头,笑着;他却分明看到她眼睛里的湿润。

  “听说宝珞已经结婚了。”他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

  “是吗。”她答道,掩饰着某种感情,“她先生是哪人啊?”

  “听说是她们那个中学的老师。”

  “噢。”

  舟舟转动着手中的杯子。冰已经化了。一到冬天,哪里都把暖气开得这样大。

  宝珞,曾经是那么叫她咬牙切齿的名字。她独独对她小心眼。说过她的很多坏话。当然宝珞也说过她不少。彼此恨着。就为着眼前这个男人。

  “我很对不起你,舟舟。”逸轩深吸一口气,他想说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

  舟舟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慌忙的抓起桌上的纸巾捂住眼睛。她不在乎在他面前哭。从前也不是没有哭过。

  女人的眼泪,有时候起不到任何作用。运用得好,却是制胜的武器。

  舟舟不懂这些,然而此刻无声的哭,却让逸轩心慌意乱。

  “嗨,我说,”他艰涩的说,“舟舟,是我不好。”

  然而她哭得更厉害了。他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是那抽搐的肩,却引起他更深刻的罪恶感。

  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但是已经够了。舟舟极力抑制自己的眼泪,她从来就是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寒羽一向讨厌她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赚糖汇论坛 ( 浙ICP备20128888号-2

GMT+8, 2020-2-22 14:22 , Processed in 0.20949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